云间什么烟

请勿转载
厕所读物写手

[轮回]念念不忘

是个采访经典发言合集这样的东西?

 

       “六赛季,我刚到轮回的时候,队内气氛其实并不怎么好,并不是大家想的那样,周泽楷长得帅打得好,大家就会一心信服团结在一起,不是的。但是后来到底是怎么发生变化的,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觉得好像就是,周泽楷长得帅打得好这么简单的事情——然后我立刻意识到,这本身是多么不简单的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江波涛

 

       “所有不敢想象的事情,放在周泽楷身上好像就自然而然了,对我们而言,也成了习惯,无论是被他带领还是被他的光芒掩盖。怎么形容这种习惯呢……就是你根本不会去想这件事,它就像呼吸一样,我想没有人会时时注意自己是如何呼吸的吧。所以你要问我到底怎么回事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吕泊远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最开始接触小周的时候,也就是四赛季,他是真的不爱说话。他完全不介意被人恶意误会,这本来是好事,但一点回应也没有,一头埋下去做自己确信的事的话,给人感觉又太冷漠了……确实也是造成了很多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方明华

 

       “当时的周泽楷对交流的态度比较消极,我觉得,但你主动接触他的时候,是可以感受到他在认真听你说话的,是有回应,尽管很多时候他的回应表现为沉默。我问他为什么不说话呢,他说,‘如果错了,很不好’,我就反问他,为什么不去想‘如果能好好表达出来,那多好啊’。

       之后很明显地感觉到,他的态度有所转变吧,慢慢试着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所以我觉得他心底还是愿意交流的,其他队员呢,肯定也想搞好关系,只是不知道怎么做——需要一个桥梁,对,但我不是那个桥梁本身,如果一定要说的话,可能是指导大家如何一起建成这座桥的工程师(笑)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江波涛

 

       “五赛季的时候我超崇拜周泽楷,能理解吧,横空出世,孤胆英雄,力挽狂澜,超帅的!刚被提拔为正式队员的时候,我还完全是一个迷弟心理,和周泽楷坐一个训练室,满脑子都是,我是谁我在哪我旋转爆炸。

       到现在……也不能说不崇拜,但不是那种,很有距离感的……怎么讲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杜明


       “他们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周泽楷被记者问及为什么队内关系融洽。


       “人在被憧憬的时候,是会变温柔的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方明华

 

       “经常听到‘哎呀你去采访周泽楷一定很崩溃吧,他完全不说话嘛,简直像刁难记者’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旁人就算了,但有些同行,也这么说,那我这里说句不怕得罪人的大实话——我觉得那是记者本身有点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你如果是为了爆点去问他很刁钻刻薄的问题,他会以沉默相抗,但如果是以一种朋友的身份,试图去了解他,你甚至可以感觉到他是绝对积极的,他会好好去想你的每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周泽楷对善意和恶意分的很清楚,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,可能是超强的直觉,但无论如何,单这一点,就让我必须不能认同所有认为他情商低的观点。

       不过你要问我采访周泽楷困不困难……那还是有点难度的,毕竟他确实不善表达嘛,你得去想办法理解他想传达给你的东西,在语言之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《电竞之家》S市分站某记者

 

       “通过一种玄学?你们常说的,轮回大法好,入教保平安,我们用意念接收教主的电波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吴启

 

   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当被问及是否觉得语言是不必要的,可以被替代的时候,周泽楷很快否认,然后他又补充道。

       “现在觉得,不是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周泽楷买过一些很神奇的成功学书籍——别笑,就那种,如何准确表达你的思想,这种,虽然方法太可爱了点,但这是他试着表达自己的尝试呀,这种改变是在六赛季后半期开始的,我觉得是江波涛影响了他吧。

       江波涛本身是一个非常能言会道的人,也是一个乐于交流的人,有时候我觉得自己说话叫说话,人家说话叫语言的艺术,真的,不夸张,他对语言的应用,或许是天赋,不刻意,但高明,我觉得他肯定给了周泽楷一个直观的认识,那就是语言的力量是不可忽视的,不是说花言巧语去谋求什么,而是人类需要用语言来联系彼此,成为一个整体。

       这不是沙丁鱼抱成一团,以谋求族群的延续这样简单的动物性行为,而是人独有的,一种温暖的拥抱。从这一点上来看,我觉得江波涛是一个温暖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轮回的一位后勤工作人员

 

       “听说很多朋友觉得,在轮回许多队长的职内之事,好像都是我来做的,所以小周不就是个失格的队长了吗?大家的概念可能有点模糊啦,仔细去想的话,轮回向心力的中心,轮回的领路者,轮回背负最大压力的人,一直都是周泽楷。轮回可以没有我,可以用别人替代我,但周泽楷是不能被替代的。

       我也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,当然,我觉得由我来配合周泽楷是很好的,是效率、性价比都很高的,因为周泽楷缺少的,正好是我擅长的,我来当粘合剂,补锅匠,但如果没有周泽楷,我去粘什么,补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江波涛

 

       “一起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当被问到想和队友一起去做什么的时候,周泽楷这么回答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不少人坚信我对周泽楷的采访稿是完全编撰的,可见大众对周泽楷的误解之深。他的想法其实很多,只是不知道如何用语言转述给我们,有时候也会感到他在这一点上明显的苦恼。因此我采访他的时候,往往试着给他一个‘是或否’的问题,而不是‘怎么样’的问题,由我来猜测他在想什么,来替他调遣词句。

       当然,这是采访中很常见的技巧,并不仅仅对周泽楷这样。然而值得一提的是,采访其他人时,我有时会明显感到对方是轻率地应答的,是想了想觉得我给的说法发出去不会有什么问题,就应下来了,敷衍过去了,这也是为什么有时候你们会感觉谁谁谁崩人设的原因之一——因为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应下的就不是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周泽楷不会这样,如果他觉得那并不是他真正的想法,他一定会坚决否认,然后继续慢慢琢磨,到底怎么表达他的想法。而且在这之后,如果谁再提到类似的问题,他就能很迅速地反应。他主观上也想交流,也不想被误解。

       所以你们不要觉得看到轮回直播日常生活里,周泽楷会接翎子讲笑话,就觉得很幻灭啊,日常生活本身很多段子本质上就是重复的,队友间也比较放松,男神有点逗也很正常的呀,谁整天冷若冰霜呢,那是传奇小说里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《电竞之家》S市分站某记者

 

       “队内平时聊什么?其实都是很没营养的内容,不是说大家就那么没心没肺,而是对于烦恼,都选择了自己默默地在困境里挣扎、抗争,然后奋起,去打破,去超越。当队里谁遇到不顺利的事情的时候,大家彼此肯定是有所感觉的,也一定是给他支持的,但我们不是对方的救世主,而是背后的墙。我想同伴的意义不仅在于无事不说,也在于各自战斗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江波涛

 

       “孙翔刚来的时候,我跟他说,你可以就当我们是普通同事,把电竞当做普通工作。我不知道孙翔有没有接受,接受了多少,但至少我想给他传达一个信息,就是我们一定会接纳他,不因为别的,至少因为轮回需要他,一种工作上的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可能我这话很多人不喜欢,大家觉得荣耀是爱是梦想,但它也是现实,这两方面不是冲突的,人与人的关系也是复杂的、叠加的。热血和义气,我们也谈,但光谈这些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方明华

 

       “孙翔有时候真的一言难尽,上次聊天的时候,他说,他们轮回茶水间柜子里,也有选手自己放进去的零食,有天他看到里面有趣○多,就问他们江副,他拿一包吃行不?江副说随便吃,那是他的。但是他想了想又说算了,他不喜欢吃软的。

       然后这家伙忽然开始狂笑,说,‘卧槽真的卧槽,你们知道吗,这时候周泽楷走进来说那吃他的,他的硬。他的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’

       这段子太冷了,我们一度不知作何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对,孙翔去轮回之后,脑回路越来越神奇了,我指的就是这种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袁柏清

 

       “牛逼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孙翔回答记者问,如何看待周泽楷。

       “靠谱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孙翔回答记者问,如何看待江波涛。

       “兄弟!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孙翔回答记者问,如何看待轮回队友。

       “超棒!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孙翔回答记者问,如何看待在轮回的自己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其实从一个采访者的角度来看,采访孙翔也不是什么简单差事,我不是说他这个人没内涵,而是不太好直接让读者从对话中感受采访的深度,需要后期我们撰稿时更多的思考,加上一些说明性、叙述性的文字。

       我曾经问周泽楷,平时有经常性地思考自我、人生、世界什么的吗,他说不会。但当我抛出一些追根究底地探寻他自我本质的'是或否'的问题的时候,他的回答又很快,几乎不犹豫,非常笃定,却不给人自以为是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我一直在想这是为什么,他这种自我认知是怎么来的,是因为本身简单所以明了吗?好像不能这么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很惭愧,身为一个文字工作者,我也不知道如何确切地传递他给我的那种感觉——强行描述一下的话,像晴天里厚实的积雪地,有挺拔坚韧的暗色针叶林,他也像树一样无言地站在那里,冷色的雪光和暖色的日光干净得如梦似幻,一切都很纯粹,但不是那种轻飘飘的,因为一无所有而通透的天真。你裹着毛茸茸的袄子试着走过去,感受到的是温暖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孙翔又是另外一种感觉,举个例子吧,有次谈话的时候,我说,‘人因为知道自己的渺小而显得伟大’,他一脸莫名,不能理解人为什么要思考自己的渺小。

       周泽楷说不怎么思考人生,但他对于万事万物都构建了自己独特的观点,他的世界是广阔明朗的。孙翔呢,我觉得他烦的时候会想想,但他想不明白,他的世界是混沌,而他本身是锐利的枪尖。

       江波涛吧,有同行又要觉得他狡猾世故了,那我还是那句话呗,你怎么对他,他怎么对你。我个人反而觉得采访他非常轻松,那种让被采访者进入状态的引导工作,在江波涛这完全没必要,但他又不会越过你去,反过来抢占谈话的主导权,太体贴了,令人感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《电竞之家》S市分站某记者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也很想和记者朋友们好好交流的,但如果谁想攻击轮回什么的话,那我是必须要去化解掉的。职责所在?嗯……更多的还是因为这是轮回呀,如果有人要侮辱你的家人,你的挚友,你一定也会站出来反击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江波涛

 

       “不理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被问到如何面对无故的质疑时,孙翔和周泽楷不约而同做出了相同的回答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有江波涛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被问到什么质疑都不回应对战队也不太好吧,的时候,周泽楷说。


       “有小周呀,你们给他加的名号嘛,无解枪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被问到,战术布置时有没有过因为对手比较棘手而一筹莫展的江波涛。


       “其余队员个人光辉被掩盖?我们追求的难道是媒体、观众的追捧称赞吗?至少轮回的队员,我斗胆为我的队友们背书,我们不是特别在意这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江波涛


       “再夸一夸小周呀?嗯……他是火焰中的冰霜,冰霜中的火焰。——你们不就想听这种肉麻的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江波涛,调戏了一下记者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周泽楷是个内在很稳定的人,所以注定轮回也是个稳步向前的队伍,看起来好像从五赛季周泽楷加入,到六赛季阵容齐备,八赛季夺冠,九赛季连冠,进步速度很快,年轻的队伍像飞一样,然而其实每一步都落的很稳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某荣耀评论员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在外人眼里,轮回势如破竹啊,但其实大大小小的困难,我们是经历了很多的。所以有人要说,十赛季败于兴欣是轮回意想不到的挫折,不能接受的失误,那就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方明华

 

       “当然想三连冠啊!所以每一场比赛都抱着要赢的心去打,但对手一定也是的,所以不会输不起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杜明

 

       “还有以后!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孙翔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当时完全没想到,荣耀联盟能一直搞这么久,久到转眼间,忽然就剩我一个了。我不是说后来的队友不好啦,只是,怎么讲,雏鸟情节?毕竟是我刚出道的时候的队友们啊,而且还稳定地在一起了那么多年。现在也有很多粉怀念当时吧,我知道的,还有什么,‘总决赛限定亡灵厨’的说法?唉,他们说念念不忘,问我身为所谓‘元轮回’最后一人什么想法,我真不知道,以前很好,现在也不错啊,大家退役了也有联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很久以后的于念被问到从前的时候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很高兴当时没事瞎拍照,留下很多瞬间,现在只要看到,回忆就能慢慢翻上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吕泊远,在退役时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过去是很重要吧,嗯,但是因为过去已经不会变了,逝去的时间永远无法挽回,多想也没用呀——但这也是时间永远往前的好处吧,你看,美好的回忆永远在那里,独属于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江波涛,在周泽楷刚退役的时候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未来?……没想太具体,总会有的。……你问有没有信心?当然有啊,我一定会赢的——轮回也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孙翔,在十赛季刚结束的时候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跟小明约好了,收拾收拾做人民表演艺术家去,先从直播开始啊,各位老铁,先给大家抱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吴启,在退役时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如果非要想的话,时间和空间都无穷无尽,令人敬畏,好像我们做什么都毫无意义似的。或许对宇宙来说没有意义吧,但是对我们自己来说,今天的练习,明天的聚会,都是有意义的,人的自由在于把握现在——哇别夸我啊,这是我妈妈跟我说的,嘿嘿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杜明

 

       “——所以最好的时候是?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记者问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现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周泽楷


——

写的时候在听舒伯特

评论(136)
热度(2823)
©云间什么烟 | Powered by LOFTER